Reovfe

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
主 奥拉-凯修 yys-黑白童子
lof上并不活跃 偶尔发发粮
QQ门牌号-2721938465
开学弧很长 基本上等于消失(;_;)

继续补
私设的修哥 和凯撒
我是催婚大队的【正直

补个档
低质量爽图 image一下修哥日常给六芒小宝烦
甚至被埋
甚至有一只睡他头顶上
凯撒很气 但是不能动手x

放一段 一段!!大概算结尾了?
前文是有的 不过是和别人接的还没有磨合所以xxx
混更一下【。

自家女儿 Suin
扫描仪是个好东西【

【王战全员学院paro】2 我文风清奇你们看看就好

王战全员 cp 凯修 炎月 夜狼
呀本篇炎月成分较多 还有其他几个cp  私设有 ooc属于我orz
其他小哥哥小姐姐出场均为友情向!!!!我玩的时候对哪几个小哥哥小姐姐印象深就写啦
cp不拆不逆谢谢

2
炎风不满的蹬了蹬被子,头上毛茸茸的耳朵缩了缩。他又听到手机的闹铃响了。但不想起来。
下铺很快传来叠被子的声音,警告自己不能赖床。
他扯开被子,翻身起来的时候按掉了闹钟。锁屏上某社交软件的消息推送冒着99+。
这群大晚上不睡觉熬夜聊天的家伙,炎风心里感叹。点开一看,满屏的“六芒家又xxxx”
他还没清醒的脑子花了几十秒来思考发生了什么。很快手机叮的响了,校园日报的日常推送。
头条特别高亮,黑字黄底还加粗,写着“本届Z组第一和修会长不得不说的关系”。炎风趴在护栏上的手臂一僵。
乍一看还以为修会长被人挖掘了潜在的gay属性。从五岁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这么久还看不出来修罗是gay????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手猛的松了。
啪!赤月眯着眼把炎风的手机不知道第几次从死亡边缘捞回来。他心里有个底了,开学的时候吵着要和自己睡上下铺而不是上床下桌式的原因是什么……
炎风耳朵很颓废的垂下来,橙黄的眼睛委屈巴巴的缩着,赤月觉得可能开学对自己兄弟刺激太大了吧。他坐起来扫了一眼头条标题。默默的点开来看了几眼,手一抛把手机丢回去。
“起来。今天我们还要出面。”他进去洗手间洗漱,顺带按下了水壶烧水的开关。还潇洒的关上门。咔。锁了。
炎风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睡衣,意识到赤月把闹钟改早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看到日报内容他想起昨早自己拜托赤月的事情,被子草草叠了算数,跳下床去敲洗手间的门。
里面只传来刷刷声。炎风只好先换衣服,不用说,昨晚赤月就已经恢复了穿着紧身衬衫睡觉的特殊技能,早早的从放假切换到了上学模式。就算半夜给吵醒说紧急任务吵醒,收拾自己也是很方便的。
他换好衣服就坐床边翻今天的日报,学姐们真的是消息灵通干劲满满……很快脑子里回到了那天晚上,他们给吵醒了,修罗给他们打电话,说是紧急情况,炎风拉着赤月狂奔下楼,站定就冲着修罗喊。你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啊!!修罗装束整齐的站在夜色里只回了句,保持警觉。
这事很快传出去了,因为夜兰姐和狄米特前辈每晚都在巡逻。第二早登上日报头条,收获一堆迷妹,本人对此不为所动。
赤月看着炎风发呆,伸手去捏他有点下垂的耳尖。柔软的手感让他舒心了点。炎风头一晃,哦了一声,把水倒进玻璃杯里面,搁在赤月放好冷水的小盘子里冷着。
边翻着炎风的手机,赤月才慢慢开口。昨天我去六芒家那边捞了一趟,多出来的只有亲属是修罗,能力数值只有……他八岁的时候。十年前的。
炎风把脸洗好,出来双手拎起玻璃杯。在赤月对面坐下,一个自己拿着另一个递给对方。
赤月接下来抿了一口偏热的水,看着炎风才继续说。
数值的采集人是修罗。
炎风盯着赤月好一会,耳朵尖不安分的抖了抖。
你说什么?
赤月的眼神深如潭水。数值的采集人是修罗。
对方眼睛眯了眯,抹掉脸上几颗水珠。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轻轻喘着气问。
凯撒八岁的时候他们打过?往死里打那种?不是亲属吗??
赤月把手机递回去,拉开旁边的抽屉拿出头绳绑头发。
我能确认的只有这一点,他流着六芒家的血,确确实实是修罗他弟,但实际上不被认可。
我昨晚给奇灵主任发消息只有不予认可这个回复。头绳给拉伸后轻挑的放开,啪的清脆的响了一声。赤月耳朵抖了抖。我觉得问修罗他也不会回答吧。他开始整理装束,把领带打好再摆正。然后把鞋子拉过来穿好。
炎风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等他疑惑的抬起头来时给猛的扯过那边去。正中靶心的,炎风不轻不重的吻了他的双唇,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带着温情。熟悉的感觉让他耳朵不自觉的抖动了好一会。
算了。每天早上都这样。他用眼神去督促炎风快点。不久敲门声响了。
“夜兰请吃早餐,心理室见。”
炎风还在咬着杯沿喝水。赤月只好回了句谢谢学长。
等到差不多了,炎风唠唠了一句。居然不是请吃火锅吗学长。
赤月笑着往他嘴里塞了颗香橙口味的糖,把他扯出宿舍门。
--
炎风他们到的时候碰到了个小伙子。生面孔……呃、应该是今年的Z组第二?他头上毛绒绒的耳朵让另外两个差不多的耳朵一抖。同类啊。
对方露出虎牙的笑了,挥挥手打招呼。虽然身高和外貌都似乎在说我只是个小孩子。赤月确信这是昨天狄米特叫他查的那个洛迪斯。
可爱是可爱。他今早在群里看到昨天观看了他和凯撒的比赛的同级。据说持续了挺久的,比修罗当年A炎风还可怕。似乎凯撒还没用重剑。两边都是靠拳头说话。
炎风说了句你好,尾巴摆了又摆。后来他本人说当时差点直接扑上去。
对视几眼后他们进了心理室。凯撒正在把掰成一小块的面包往修罗嘴边送。
夜兰友善至极的拍了拍炎风有点僵的肩膀。
没想到吧你们最后了!
他们在凯撒旁边坐下,赤月只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洛迪斯笑着蹦哒到了狄米特旁边挨着他坐下。耳朵还很亲昵的蹭了蹭假寐的某人的脸。
才一天啊????不是反不反感的问题,而是他们本是兄弟一起生活多年最后水到渠成。狄米特前辈果然不简单。炎风由衷的但也只是在心里夸了一句。
赤月觉得给给的气息已经彻底给了修罗和狄米特,前者把面包自己接过来吃,后者不装睡了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捏洛迪斯耳朵。
一旁大清早起来叫人的潜学长不为所动的拿起一碗桂圆莲子羹喝,他的手机壁纸和锁屏都是同一个人的照片,自称叫黑翼,也不知道真名。例如夜兰学姐她男票米霸也只是个称号而已。
米霸前辈做寿司很好吃。公认的!夜兰学姐的葡萄酒很叫座以及烘焙也很棒。然后米霸端出了乌冬面,只有三份,看来先到的速度很快啊。
炎风吸溜着面条想念寿司,在场的不约而同的沉默了。直到洛迪斯把筷子放下的时候潜才开口。
有很多要问的吧?他顿了顿,视线转到了凯撒身上。
炎风话匣子打开了。
你认识我?
我哥讲过你们。炎风看了一眼修罗,他们四目相对但是修罗没有任何破绽,脸上就差写个我做错啥了?
你是不是六芒家的?
凯撒想说什么被修罗拦下了,这个赤月你很清楚,我不重复。
你眼睛——
凯撒挑眉,美瞳喔。
……这滴水不漏的风格肯定是奇灵教出来的。炎风只敢心里吐槽。
星瞬把一沓资料丢给狄米特。这个拥有不少迷妹的三级的篮球队长显然不是路过。米霸笑着把他拉进来给了他一碗面。
我还以为你等到开会才回来。狄米特笑着把资料理了理,也不知道对谁说,刚进来的,Z组星焰,他弟哦,有印象吗?
星瞬不应声,继续吃面。
狄米特看着潜。凯撒把洛迪斯抱过来,两个都点了点头,对那个幻境术掌握熟练的蓝发小伙显然有接触。似乎不打不相识,他们俩关系不错。修罗往旁边让了让,接过狄米特递来的资料翻看。
最后潜叹口气。
“你们要一起入特别组训练,以后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了——除了星瞬。详情我等会发给你们。”
凯撒向炎风投来疑问的眼光,炎风摇摇头表示不清楚,总之等通知就对了。
修罗很快把资料合上,跟夜兰道过谢后走了,凯撒愣了愣然后跟上去。洛迪斯往这边挪了挪。虽然很想问问他和狄米特的关系,炎风还是忍住了。转而开始别的话题。
然后他就知道,昨天下午凯撒拉着他几乎把全校都走遍了,据说还在后院那里抓了只奇怪的虫子,毫不犹豫的往心理室跑。
洛迪斯抖抖耳朵。“我当时还不知道他要干嘛,但他好像认识夜兰姐,把虫子给她了。”
包子脸瘪了瘪。夜兰姐不怕虫子喔。

--

科普时间x
透露一下学姐们 夜兰 白羽 花冠
别问我冰兔子,当年不会用 怀恨在心【不是
三个都是治疗组心理部兼用,花冠是校园日报的主编 学姐干劲满满消息灵通 所以心理部算的上是一个情报交接点
然而是一个喝茶闲聊加聚会的地方 修罗他们经常过来……蹭饭
黑翼在下一篇可能会透露更多,属学校但算的上是外部人员,大概是个情报贩子【不是
打火锅?别想了 会给兰姐赶出去的
星焰会出现的,小哥哥那么——————可爱啊哈哈哈
--
关于凯撒在这里面关系确实很微妙 作为次子而被对外隐瞒其存在 所以六芒家不承认他 顺带他之前都是私人一手带大的 学校在升上这里前都是空白 修罗强制要求家族把凯撒放出来才 所以凯撒入学前收到的注意事项有修罗写的“欢迎回来”←这个后面大概会写到
十年前到底是不是对打这个还是以后正文里在写

王战全员向学院paro 我文风清奇你们看看就好

cp凯修 不拆不逆
王战全员友情向
学院paro
大概是个系列吧 更新随缘


1
今年开学学生会一点也不冷静。
据说Z组又出了个大佬,堪比修会长的那种。炎风差点把手机摔桌子上。他可不知道怎么管,可能有人员受伤,当年修罗可没留情过——尽管炎风算是个副会长。
他只愣了一秒,开始给修罗发消息。
“听说Z组今年不简单啊,那群家伙的评价那么高。”
“怎么样?有危机感吗会长?”
思绪绕了几圈,他开始很好奇今年Z组第一和修罗碰上的时候场面怎样。尴尬?用眼神秒杀对方那种???还是直接动手??
修会长迟迟没有来信,炎风觉得自己总不能坐视不理吧,手机揣口袋里蹦哒去了比赛会场。
他懵圈了。场面不亚于当年排名赛之后的……惨烈。炎风回想起自己去年这个时候不久之前还给修罗正面一记流光斩。没好结果。他好心把一块碎石搬离会场门口。看到了另一个和自己做了同样工作的,生面孔。
他想起来什么一样直起腰来掏出手机查今年Z组第一的资料。第一眼是。
这长得和修罗有点像吧。
第二眼是。这真的挺像修罗。
这修罗亚种???六芒家搞什么鬼???用修罗DNA复刻了一个怪物吗??
他把手机愤愤不平的塞了回去。资料上除了身高体重姓名性别和组别照片其他一切全空。
这资料缺得和修罗当年一模一样。炎风莫名的伤心。
他悄悄往会场里探头去看。最明显的捕捉到了一个黑毛。他蹭蹭蹭跑过去。
“你叫凯撒?”
对方抬起头来,老练得像是教导主任奇灵一样看了自己几眼。
“炎风学长?”然后把手头上的重剑收回鞘里挂回身上。炎风盯着对方眼睛看,不为别的 只是想找出和修罗相似的图腾在他眼底转动,可惜了。凯撒就和个人类一样,除去他的尖耳的话。
手机愉悦的叮咚了一下,炎风哦了一句按开手机。
短信:
你别傻了。叫凯撒来总务处找我。
这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炎风抬起头去看凯撒,身高倒是没假报一米九又多。抬头抬了几秒,炎风已经不奢望什么了,凯撒眼神多平静。可能修会长打多了四个字加一个句号。根本没什么隐情,凯撒也不会是六芒家的。
在对方询问的眼神下炎风把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
“修会长找你有事,在总务处……”
凯撒拔腿就走,炎风在心里想这就是今年的Z组第一吗长相和人类一样无害,但是似乎能从他离开的速度读出没一个能打的无聊。
炎风还没来得及问凯撒你知道总务处怎么走吗。
他开始想念当年修罗完美的把他打趴之后默默走过来,治疗组的学姐都没来呢,修罗抬手一个不知道什么,总之应该是挺高级的治愈术吧,然后自己就活蹦乱跳了。
今年Z组第一可能比历届的都奇葩。但愿他不要进学生会。
炎风自己兄弟赤月打了个电话。没什么,就是想把凯撒的资料黑出来。
--
狄米特在总务处翻着今年Z组的资料,作为一个升上了三级的前辈留在学生会自然好处不少,他径直翻到第二面。那个红发赤瞳的略带稚气的脸庞让他挑眉。细细往下读。
果然除了最最基本的资料其他一切全空,可惜了应该是个有趣的小伙子吧。他看人有着可怕至极的直觉。就如同他当年看着给炎风治疗的修罗,心里妥妥的六芒家又出了个鬼才。
看吧刚入学就学生会长了,不服的都服了除了面瘫比和他同级的小伙子赤月还严重外一切都好。Perfect.狄米特有种看儿子长大的沧桑,不知觉笑出声,转手就给赤月打电话。
“小伙子啊能不能黑些Z组第二的资料出来啊?”
“……”赤月不知道今年到底怎么了,Z组第一冒犯了自己兄弟炎风不说,第二还惹了狄米特前辈???
最后还是应下来了。狄米特抬脚想走,又转过来扯修罗手里的笔,修罗眼都不抬。一言不发。
“六芒家除了你还有小娃子吗?我怎么不知道?”
修罗把笔抽回来继续在文案上写。
“没有。”
肯定不可能从冰山这里套路出些什么来的。狄米特刚离开总务处没几步,迎面就是今年Z组第一的小伙子。他点头示意。对方笑了笑当做回应。
再走几步他听到后面一声惊呼。发出的似乎是单音节的字。不会是修罗下狠手了吧?过去就是一个流光斩什么的。
他悲哀的摇摇头。手机响了。
短信。
“凯撒不是六芒家的但是我弟弟,就和棉花做的不一定是娃娃一样。”
懂了。狄米特心情好了不少。难得修罗不惜字如金。
狄米特觉得明天校园报的头条是“震惊!本届Z组第一竟是修会长弟弟!”之类的……
他得去会会那个洛迪斯。他很好奇。仅此而已。

-

科普下大致的世界观
这个深井冰的大学,崇武但也尚文,每年不少无辜的人类为了师资进来
结果发现这是个怪物的天堂啊【不对
每个入学学生会给调查再根据会考分数考虑录取,每届分A-E组还有一个Z组
A组是真·无辜的进来 B组和C组主要是辅助类的,D和E就输出,Z组精英组暴力输出的那种
DEZ每年都会有排名赛,目的不明?
有学生会 ,投票制选会长,想进就去报名 由学长学姐考核再批准
emmm……科普的话等我以后想到了再说吧orz
后续会有
Thanks for watching.

论坛体的后续4
cp凯修 不拆不逆 真的!!
后续大概没有了……
想要小可爱们的点文嘤嘤嘤最近没梗了【哭

论坛体后续3
cp凯修 不拆不逆左手拇指打字打到疼orz

论坛体后续2
cp凯修 不拆不逆
修凯的还是别看了吧?orz

论坛体的后续
cp凯修 不拆不逆
凯修怎么那么冷啊orz